6地披露隐性债务化解方案

2018-08-16 15:55| 来源:未知

6地披露隐性债务化解方案

   为了化解巨额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意见》已经下发至各地,不少地方正在学习这一文件精神,并着手出台具体化解隐性债务的方案。

  记者梳理发现,近期河南省濮阳市的华龙区、范县、南乐县,宁夏回族自治区彭阳县、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青海省黄南州相继公布了当地化解隐性债务的文件,其中均公布了详细的隐性债务规模、分年度化债具体计划以及化债手段等。

  隐性债务规模一窥

  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担保形成的隐性债务规模目前是一个谜。但多数官员、学者都认为近些年隐性债务规模较大,增速较快,因此中央三令五申遏制隐性债务增长,积极稳妥化解债务风险。

  从上述公布化解隐性债务文件的6个地方和公开披露隐性债务规模的合肥市来看,隐性债务占显性债务(政府性债务)比重在30%~360%之间,其中5个地区隐性债务规模超过显性债务,且有2个地方隐性债务是显性债务的3倍以上。

  《黄南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化解政府隐性债务的通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当地隐性债务规模达24.18亿元。这远超2017年底当地显性债务6.72亿元,隐性债务占显性债务比重近360%。

  《华龙区化解隐性债务风险实施方案》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华龙区系统外隐性债务总额26.43亿元,约是当地显性债务的303%。

  《范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化解存量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实施方案的通知》称,截止2018年3月底,限额外隐性债务24.76亿元,约是当地显性债务的181%。

  《南乐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化解存量隐性债务风险实施方案的通知》数据显示,按照当地2018年3月底审计结果,隐性债务规模约19.3亿元,约是当地显性债务的181%。

  《彭阳县防范和化解政府债务风险实施方案》称,截止2017年底,当地隐性债务18.70亿元,是显性债务规模的142%。

  近日合肥市审计局公开披露,截至2017年末合肥市级隐性债务规模为475.38亿元,占当地政府性债务(即显性债务)比重约为72%。

  《济南市长清区存量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化解方案》称,截至2017年底,当地隐性债务4.94亿元,是当地显性债务规模的32%。此外政府中长期支出责任事项49.52亿元,这是当地显性债务规模的284%。

  中央财经大学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院院长乔宝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中国相当部分地区的隐性债务规模超过显性债务,隐性债务规模庞大。

  债务风险高低不等

  判断隐性债务风险,一个重要指标是看当地总的债务(包括显性债务和隐性债务)规模占当地综合财力的比重,这被称为总债务率。国际上一般将债务率100%作为警戒线,超过这一比例则表示债务风险较高。

  上述7个地方债务率超过100%警戒线的只有华龙区。华龙区政府称,全区政府债务总额35.16亿元,总债务率为193%(2017年华龙区本级综合财力为18.2亿元),已超出国际公认的100%警戒线,化解债务风险迫在眉睫。

  其他地方债务率没有超过警戒线,为政府债务风险正常地区,债务风险整体可控。不过南乐县和长清区的(全口径)债务率均超过90%。

  尽管债务率不高,但黄南州政府称,当地隐性债务规模与自身财力不匹配,债务负担沉重,债务风险凸显。黄南州财政收入严重依赖上级补助,在2017年当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不到4亿元,而来自上级补助收入高达68亿元。

  前述6个公布了隐性债务化解方案的地方,均制定了债务化解目标任务。其中多数计划用5年时间逐步削减隐性债务规模,到2022年将债务率控制在90%甚至80%以内。

  以华龙区为例,当地为逐步将隐性债务规模缩小至合理区间,制定了债务化解总目标(2020年取得决定性胜利)和分年度目标。政府债务化解分年度目标:2018年化解14.5%,2019年化解9%,2020年化解13.5%,2021年化解5.5%,2022年化解7%。预计到2022年将债务率从现在的193%降至77%。

  不少财税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地方政府形成隐性债务并非一时,因此化解债务风险不应该搞“急刹车”,应该分步分类逐步化解。

  福建省财政厅今年将督促市县制定降低债务风险的工作方案和分年度隐性债务消化计划,通过控制项目规模、压缩公用经费、统筹政府收入、处置存量资产、引入社会资本等方式,鼓励以市场化、法治化手段稳妥推进存量债务化解,实现债权人、债务人合理共担风险,同时强调注意防范“处置风险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