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子公司助破银行资管困局

2018-12-06 15:49| 来源:未知

理财子公司助破银行资管困局

       在被业界誉为“资管新元年”的2018年里,众多银行资管人士戏称自己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一年,若用两个词来形容他们的心情,被提及最多的是焦虑和迷茫。

  但随着《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的正式颁布,有业内人士表示再次拥有了希望和信心。事实上,从资管新规执行细则落地进程中,可以看到理财监管态度明显的边际放松。


  靴子落地后,银行业理财业务的转型亦正式开启。交通银行资管业务中心副总裁梁冰称,对于理财子公司而言,集团协同是未来银行系资管公司竞争力提升的关键。

  迷茫焦虑的资管新元年

  在被业界誉为“资管新元年”的2018年里,众多银行资管人士戏称自己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一年,若用两个词来形容他们的心情,被提及最多的是焦虑和迷茫。

  时间拨回去年11月,彼时金融去杠杆正如火如荼得进行着,备受瞩目的“资管新规”公开征求意见,作为大资管行业的纲领性文件,以强势地位撕开了多年刚兑的口子,银行原有理财模式遭受巨大冲击,阵痛由此开始。

  一家大型股份行资管人士告诉记者,“资管新规”重点强调打刚性兑付、回归资管代客理财的本质,这样一来,银行传统的非标、信贷等业务受到限制,大家都在思考怎么向真正的投资转型。根据银保监会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银行非保本型理财产品余额为21万亿,而2017年底,这一数字为22.17万亿元。

  时至2018年4月,资管新规正式颁布实施,对非标债权投资、产品净值化管理、消除多层嵌套、合理设置过渡期等条款进行了明确规定,银行以往的表外非标投资被砍断。随后,银保监会于7月发布了理财新规征求意见稿,并于9月完成意见征求,正式版发布实施,对银行理财市场进一步细化。

  与此同时,银保监会透露银行通过理财子公司开办理财业务的另有规定。于是,10月19日,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10月22日,证监会亦发布了《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及《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

  尔后,12月2日,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正式实施,代表着银行理财业务初步形成了由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搭建的管理框架。另据监管人士透露,围绕理财子公司的净资本和流动性管理等配套监管制度亦将陆续颁布。

  浦发银行资管部总经理蔡涛近日在参加“2018年观察家金融峰会”时称,2018年对银行资管来说是最困难的一年,从去年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到刚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的颁布,“(我们)不停地忙着解读、分析、讨论、汇报反馈意见,制定相关的方案,银行部门之间不停地开协调会”。他说,资管新规对银行业影响巨大,银行现有模式受到冲击。但随着监管者不断听取机构从业者的心声,相关规定做了调整,“如公募可以投非标、老产品可以做新资产、对2020年的整改留有余地、不一刀切等,这对于资管行业来说,相当于看到了一丝光明和希望。而直到理财子公司办法正式出台,现在谈的更多的应该是希望和信心。”

  国盛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启尧亦称,从资管新规执行细则落地进程中,可以看到理财监管态度的边际放松。如管理办法对于理财销售起点的放开和销售渠道的扩充缓解了理财规模的调整压力;非标投资管理的超预期放松则将助力表外融资降幅收窄和融资供求矛盾的缓和。

  当然,伴随着希望和信心的,还有银行业面临的挑战。蔡涛说,浦发银行现下需要应对的三大任务:一是存量整改,即如何打造旧战场以确保2020年年底前达到资管新规的要求;二是加快新产品布局,推进完全符合新规独立脱轨的产品;三是银行理财业务和管理的全面转型。

  新型理财业务正式起航

  “理财子新规”的落地,意味着银行业理财业务的转型正式开启。目前,五大行、多数股份行及部分城商行已发布拟成立理财子公司的相关公告,有分析师预计,明后年将看到银行新型资管业务的运行。

  前述资管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理财子公司的成立,使得银行原有的资管业务和自营业务有效分离,为银行理财进一步打破刚兑、回归代客理财本源提供了先决条件。据了解,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对理财子公司的准入条件、业务规则、风险管理等方面做出了具体规定,明确了主要业务为发行理财产品和理财顾问咨询等。

  对于国内银行业而言,理财子公司的诞生或是必经之路。交通银行资管业务中心副总裁梁冰说,纵观国际众多知名资产管理公司,排名前20家的公司中有近10家都是银行系的,且均以子公司的方式管理,优势十分明显。

  靴子落地后,随之而来的将是银行理财结构调整的真正转变。在张启尧看来,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一方面为业务的发展提供了方向,另一方面也预示着监管方向将从规模压缩向结构调整转变。

  那么,银行理财子公司子在未来运行过程中将着重发展哪些方面?梁冰给的看法是:第一公司投研体系的建设,这并非一朝一夕。目前,交行在固收、非标等资本市场业务中存在优势,可据此加强投研实力,针对投资人员形成系统的培养体系、晋升体系;第二是产品的设计,公司既要做好产品体系的建设,又要做好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解决方案。“从产品角度出发,我认为未来大资管业务的竞争核心在于产品能否满足银行自身客户需求”。

  除了上述两点外,梁冰还特别强调了信评管理以及与集团的协同运作。他称,未来将借鉴同行的经验,建立一套比较完善的信评体系,既要能够抓住配置的机会,也要能够抓住交易的机会。此外,他还列举瑞银、摩根大通等海外银行系大型资管机构说明集团协同的重要性。

  “作为一家财富管理银行,交行将来会在总行层面,设立财富管理委员会这样的组织架构,以保证集团内部的协同。同时,还将设立协同团队保障日常工作,达到销售端与资产端的双方协同。”梁冰说, 通过理财子公司与渠道部门、分行的协调互动,使公司整体价值得以提升,“这是未来银行系资管公司竞争力提升的关键”。

  蔡涛说,理财子公司治理架构的设立对银行来说是一个挑战,“我们在组织架构、业务流程重塑、机制建立等方面做了相应的准备,主要考虑到未来怎么更好地和集团、兄弟公司、分行等优势互补、相互合作”。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相比全国性大型商业银行,部分地方中小银行并不具备设立理财子公司的资本实力,且理财业务独立化运作不具备规模效应。对此,东方金诚的郭妍芳认为,这类银行可着力于调整内部组织架构,在银行层面设立专门资产管理部门来开展理财业务,同时,通过为理财子公司及其他资管机构代销资管产品赚取中间业务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