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体缠绵: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

2018-06-08 18:54| 来源:未知

艳体缠绵: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

 
    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曹立:大运河是流动的文化,传承的载体,对运河文化挖掘、保护、利用,特别是对于大运河区域生态价值的探究,对于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的“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大运河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2017年2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时指出:“通州有不少历史文化遗产,要古为今用,深入挖掘以大运河为核心的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大运河是运河沿线所有地区的共同责任,北京要积极发挥示范作用”;2017年6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又对大运河保护作出重要批示:“大运河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流动的文化,要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
    悠悠大运河,泽被千年。如今,运河文化研究乃至大运河文化带建设风生水起,但也面临挑战。6月6日,中国大运河智库联盟成立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顶层设计与地方探索研讨会在北京物资学院举行,来自在京政策研究机构、大运河沿线相关高校、智库机构等单位的与会专家共聚一堂,从多个视角多个维度透析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就如何加强运河文化带的基础研究,如何继承和弘扬运河文化精神,如何保护和利用运河文化遗产等方面出谋献策。
    大运河文化带是对我国区域空间结构的优化2014年6月,中国大运河项目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大运河是中国古代最重要的物流大动脉,在促进经济文化交流、维护国家统一、保障都城繁荣发展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在全国经济地理研究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看来,大运河文化带的建设,是解决区域发展中不平衡与不充分的一个重要的举措,与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和“一带一路”建设,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
    “大运河文化带的提出,是对中国区域空间结构的优化。大运河沿线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江苏、浙江、安徽、河南等8省(直辖市),以大运河为纽带,形成贯穿南北的水运动脉。”孙久文在会上发言时表示,大运河文化带同时也有效填补区域发展的空白。我国当前的“三大经济带”:京津冀、长江流域和新丝绸之路,都没有包括河南和山东两个人口和经济大省,大运河文化带正好弥补了这个缺憾。
    “运河文化从战略上塑造了区域格局。”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曹立分析认为,从历史长时段来看,运河线路的延长以及从人字形到南北贯通的一字型的改变,不仅从空间上拉近了中国南北的距离,更从国家战略格局上促进了传统经济格局和政治地缘格局的改变,解决了政治的稳定性、区域地方社会发展的不平衡性等问题,保证了国家统一和安全。
    不过,如何发挥好大运河文化带的区域协调作用,仍是一个亟待深入研究的课题。孙久文认为,大运河文化带与雄安新区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一带一路”建设的对接,是研究和规划大运河文化带的首要任务。“其次应明确大运河文化带的发展定位,就是传承文化与生态。”
    在曹立看来,大运河所经的地区发展差距大,有的地方甚至是扶贫开发重点攻坚区域,也是南水北调东部工程的主要通道,应借助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机遇和相关项目实施,加大基础设施以及沿线城镇的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的投入,推动区域产业转型升级、水环境治理和文化特色资源开发,进一步实现各大功能区均衡发展的目标。同时,发挥运河干流、支流及与其互通的长江、淮河、沿海等水体和文化空间,带动区域协调发展。
    南京邮电大学大运河研究中心主任沙勇则认为,要注重以区域协调发展机制打破大运河文化带沿线城市、地域的行政边界,科学做好自身定位,大城市要继续发挥制度上的权力垄断优势而形成的效率锁定,把自身对人口、产业等经济要素的极强吸附能力作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优势资源。
    人与环境:大运河文化带的两大发展要素
    大运河,地跨8个省市27个城市,沿线人口占全国人口的15%。而人口是文化经济社会运行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性变量,甚至可以说是核心变量,在沙勇眼中,大运河文化带在下一步建设与发展中是离不开“人口”这个核心的。
    曹立也提到,运河历史文化是从“人”的视角出发,运河文化是运河区域民众所创造的文化本身与文化形成过程的结合。“大运河文化带建设需要充分考虑人口与经济的相对长期性,应预见性地制定大运河文化带人口政策方案和经济社会发展战略。”沙勇建议,为促进以创新驱动为内涵的大运河文化带沿线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应构建促进沿线区域人口结构、人口重心与产业结构、产业重心实现动态均衡的创新机制。
    实际上,当前,切实厘清自身产业底色定位和人口结构特点是首要任务,在此基础上,大运河文化带才有望促进沿线地区形成科学分工、产业、资源与人才互补互通格局,打造世界级的人才集聚高地。
    人与生态环境关系紧密。一方面,人口是核心;另一方面,生态环境对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也是极为重要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