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改革红利逐步释放

2018-07-01 10:36| 来源:未知

资本市场改革红利逐步释放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中国经济金融课题组

  展望下半年,货币信贷将保持平稳增长,社会融资规模将缓中趋缓。

  首先,M2增速保持低位运行。在经济活力减弱、外汇占款难有明显起色、强监管和去杠杆政策不变的背景下,M2将在当前较低水平小幅波动,失速或加速概率都不大。

  其次,信贷增速小幅反弹。从需求看,贷款需求强劲。2018年一季度末,人民币贷款需求指数为70.9%,为2014年三季度以来历史最大值,二季度人民币贷款需求指数虽然有所下降,但仍处于近年来较高水平,需要信贷进一步发力。从供给看,考虑到存款低增长态势难以改变,银行仍面临较大融资压力,资产负债缺口持续扩大制约信贷规模回升。综合上述因素,信贷增速有望反弹,但幅度也不会太大。

  第三,社会融资规模总量增速缓中趋稳。随着资产管理业务监管新规的全面实施,金融机构业务调整的方向将逐步明确,信托和委托贷款继续大幅下跌风险减小,推动社会融资规模总量缓中趋稳,但是债券违约事件增多也加大了债市融资压力。整体而言,社会融资规模恢复增长还有不少的难度,预计三季度末M2增长8.5%左右,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5%左右,全年M2增长8.5%左右,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5%左右。

  1

  市场流动性将维持平稳,但可能出现季节性资金缺口

  展望下半年,预计货币市场维持平稳态势。一是预计货币政策将稳中趋松。央行将综合运用多种政策工具组合,保持流动性充足和市场利率水平稳定。在美联储6月份加息靴子落地后,我国央行并未跟随,也表现出呵护市场流动性的态度。二是存款偏离度调整有助于缓解银行在流动性管理上的季节性压力。6月8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完善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简化了存款偏离度的计算方法,将达标要求由3%适度放松至4%,有助于降低银行月末季末冲存款的动机,避免市场乱象和存款过度波动。但未来对资金面的干扰因素依然存在。其一,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发酵、人民币对美元小幅贬值,未来可能对外汇占款持续回升产生负面影响。截至5月末,央行口径下外汇占款余额增加91.44亿元,实现连续5个月上涨,有助于基础货币投放的改善和流动性稳定。但随着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发酵、人民币对美元小幅贬值,将削弱未来外汇占款持续回升的动力,对流动性产生负面影响。其二,来自MPA考核的压力、法定存款准备金补缴、政府债券发行缴款等因素将会对市场流动性产生季节性干扰。资金供求有可能在一些季节性时点出现一定缺口,货币市场波动可能加大。

  2

  资本市场改革红利逐步释放,股市行情震荡筑底

  经过上半年的回落调整,股市下半年在估值上有一定支撑,再考虑到资本市场改革开放红利逐步释放,市场逐步消化金融去杠杆强化的影响,股市行情有望震荡筑底。一是股票估值整体较为合理。目前主要股指的市盈率较为合理,上证综指、深证成指市盈率位于历史中值水平,代表中小盘的中证500市盈率处于历史低位,市场整体换手率与历史底部阶段相仿。二是前期回落已经消化了金融政策带给市场的压力。货币和金融监管政策的调整会考虑市场的承受能力,未来政策加码很难大幅超出市场预期,紧缩政策的制约作用会逐步弱化。三是资本市场改革开放会继续成为市场亮点。未来将有一批CDR企业相继上市,使A股更能反映我国新经济新动能稳中向好的发展趋势。“沪伦通”即将在下半年正式推出,有助于资本市场制度进一步与国际接轨,吸引更多国际机构投资者和资金流向我国资本市场。此外,未来需要持续警惕,一旦贸易摩擦局势超预期激化,仍然可能引发市场非理性波动。

  2

  债市将延续整体向好行情,防风险和控杠杆仍是核心

  展望下半年,债券市场将大概率延续整体向好行情。一是宏观经济面临更大的下行压力,将对债市形成支撑。二季度以来,投资、消费等增速均出现了明显的放缓迹象。二是持续平稳偏松的资金面将对债券市场的回升起一定推动作用。央行出于维护流动性稳定,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考虑,将大概率持续货币政策边际放松。但仍有诸多风险因素需要引起警惕。今年以来金融监管从严的态势丝毫未减,随着资管新规等一系列监管文件正式落地,债券融资在刚兑资金被不断压缩的情况下,也处于挤泡沫的状态。其一,在结构性去杠杆的导向下,城投信用风险爆发的概率明显提升。其二,公司信用类债券在今年面临回售高峰,偿债压力较大,需警惕公司信用风险。在市场整体信用风险提升的同时,投资者的回售意愿较强烈。今年前5个月,实际回售债券规模已达1066.64亿元,实际回售比例高达56%,远高于去年的35%。

  3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平稳运行,双向波动特征仍是常态

  下半年,人民币汇率平稳运行面临有利的因素,也面临不利的变化。一是欧美经济分化、欧洲政治风波未平、美联储加息次数超过预期,美元有进一步走强压力。二是我国经济韧性较强,相较于其他新兴经济体更为稳定,为人民币汇率平稳运行创造了条件。与此同时,随着我国金融市场双向开放加快,外汇市场参与主体和预期更加多元化,这将对人民币形成支持。三是中美贸易战风险此起彼伏,保持贸易顺差有很大压力,并加大人民币走贬压力。整体而言,下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在双向波动中保持稳定,双向波动幅度预计较大。需关注美元的两个相对强势期:由于近期公布的美国非农数据强劲,而且美国通货膨胀率也有加速上涨的趋势,预计在2018年9月和12月美联储议息会议上加息是大概率事件,所以美元在9月和12月这两个议息会议前应是美元的两个强势期。第一个美元强势期的程度要看欧元区改革成功与否。当前欧元区改革进程举步维艰,9月前能得到欧元区改革是否成功的结果,如果改革失败,会导致欧元走弱,美元走强。第二个美元强势期的程度则取决于美国中期大选结果。如果共和党在11月初进行的美国中期大选中获得胜利,则美国政治风险下降,叠加12月的大概率加息事件,美元会出现强势上升。美元的强势期会导致其他国家货币相对弱势,加大未来人民币兑美元的双向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