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债券市场还有多少“雷”?

2019-01-06 10:29| 来源:未知

2019年债券市场还有多少“雷”?


       2018年刚刚过去,债券市场的“雷声”令所有债市投资者敬畏。2019年,债券市场能否穿越雷区,能否成为投资者最信赖的配置产品之一仍然是最关注的话题。

  对于未来债市产品该如何配置,第一创业证券董事总经理、资产管理部负责人尹占华表示:“站在目前时点看2019年债券市场,应当谨慎乐观。利率债和强AAA信用债下行空间有限,配置中高等级信用债更稳妥。”

  信用债中AAA级别是最高的主体和债项评级。如果债市投资者对于债券发行主体的信用等级都逐渐上移,是否预示着2019年信用债市场风险依旧?2019年债市的“雷”还会“狂响”吗?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表示,中国债券市场的“冰火两重天”格局在2019年有望得以延续。在利率债继续受到投资者追捧的同时,信用债市场的违约仍有进一步蔓延与扩大的风险。如果说2018年的违约主要集中在制造业企业,那么2019年的信用债违约就可能扩展至中小房地产开发商与中小地方融资平台。这是因为,针对地方政府债务和房地产市场的调控如果持续,那么规模更小的地方融资平台与房地产开发商就会承受更大的压力,债务违约的概率自然也会相应上升。

  “雷声”后的“顿悟”

  回望2018年,债市的“雷声”不断,不仅债券违约主体类型“遍地开花”,债券违约的数量也创出历史新高。

  根据东方证券研报统计,截至12月30日,2018年新增43家首次违约主体,创出2014年以来的历史新高,约占2014-2017年间全部违约主体的67%。从违约的债券数量和规模来看,2018年全年共有161只债券违约,规模合计1466亿元。

  2018年信用收紧,民企违约首当其冲。43家新增违约主体中民企有31家,国企有6家,其他类型企业(公众企业,中外合资等)6家,民企占比上升至72.1%。其次,2018年违约主体中大规模向上市公司主体蔓延。43家新增违约主体中上市公司有15家,占比接近35%,而这一比例在2014-2017年期间却仅有3家违约案例。

  一位券商固收部门的人士对记者表示:“2018年以来出现较多上市公司违约,主要因为上市公司在前期融资过程中大举投资,形成对外融资的依赖,但是2017年以来定增受阻、债券融资收缩,前期激进扩张的投融资模式逐渐暴露出问题。”

  另一大经验教训是,企业债务集中到期或者回售也是导致企业违约的一个重要原因。总体来看,东方证券表示,2018年违约事件频繁出现于投资端激进、融资端不稳定的企业,企业的投资模式与融资模式是需要关注的重点。

  是否“雷声”依旧?

  2019年信用债市场是否“雷声”依旧,对于今年的判断与风险预防更为重要,如此才可以更好地避免“踩雷”。

  其中,2019年信用债到期量是一个重要的指标,预示着来年企业偿还债务的压力大小。

  根据中金公司测算,截至2018年12月1日,2019年非金融类信用债到期量合计4.64万亿。其中除短融外的中长期债券到期量2.94万亿,比2018年和2017年分别增长11%和28%。长短期合计看,2019年全部非金融类信用债总到期量应该超过6万亿,相比2018年5.34万亿的总到期量增加15%左右。另外2019年全部信用债的总付息金额目前计算已超过1万亿,比2017年和2018年分别增长10%和3%。

  分品种看,公募公司债2019年到期量和回售量分别为2665亿元和7360亿元,较2018年增长38%和114%,合计增长86%;私募公司债2019年到期量和回售量分别为4610亿元和8803亿元,较2018年增长100%和49%,合计增长63%。尤其私募公司债2019年到期回售总量超过中票,是所有信用债品种中到期回售总量最高的。

  此外,2018年房地产行业已成为到期回售量最高的非城投行业,2019年依然如此,到期量2898亿元,进入回售量3959亿元,到期回售总量高达6858亿元,较2018年增长25%。其中AA评级及以下的到期回售量1760亿元,较2018年增长46%,占目前低评级存量的62%。

  中金公司表示,随着房地产到期回售高峰的持续,预计流动性紧张甚至出现信用风险的发行人可能增多。2018年末,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银亿股份有限公司出现3亿债券违约,投资者对于房企债券的风险也加大关注。

  尽管2019年信用债市场房企到期量风险加大,多位债券投资人士对记者表示,头部房企变现能力强,出现违约概率较小。但是对于部分中小房企,2019年恐面临较大压力,需警惕违约风险。

  对于市场上较受关注的民营企业债券,银河证券债券分析师刘丹认为,民营企业融资成本高,挤压其盈利能力,在紧信用环境下获得再融资的能力弱,违约事件显著增加。随着对民营企业政策关注度的提升,一些治理良好且财务杠杆率低的龙头民营企业的信用风险低,市场风险溢价仍偏高,看好龙头民企产业债的配置价值。

  但是,2019年投资者或许不会再谈信用债“违约”色变。经历了违约潮起的2018后,债市投资者会更加理性与倾向价值判断。

  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研究指出,债券违约是债券市场发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成熟的债券市场,债券违约是“家常便饭”。当前债券违约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是因为人们长期习惯了刚性兑付,把违约视为“洪水猛兽”。没有违约,恰恰不是一个健康、成熟的债券市场。适当的违约,反而有利于中国债券市场更加健康发展,促进债市回归风险定价,有利于提高中国债券市场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