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总结:审视内心与拥抱世界

2018-12-30 11:19| 来源:未知

年终总结:审视内心与拥抱世界

2018年走了。可算是走了。

为2018找出一个关键字,大抵是:“猜!”

不是“四面浮云猜是汝”的“猜”,是“增怅望,新欢易失,往事难猜”的“猜”。

过去我们忧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2018年我们忧虑,不知道今天到底在发生什么。

猜不透的世界,命运的转折和人生的结局是什么?

2018年是从美国对全世界发动开始的。对发达国家,也对发展中国家,对“敌人”,也对盟友。并且迅速以“国家安全”之名将之扩展到更多领域。

这一年,全球领导人都猜不透他们命运的转折和人生的结局。

政治老手如德国默克尔,执政13年,赢得带领德国走上欧洲领军者的美誉,黯然宣布放弃连任;政治金童如法国马克龙,去年还是法国人心目中的“白月光”,要担负起法兰西复兴大任,今年却因“五毛”燃油税成为“黄背心”眼中的“渣男”;英国梅姨去年临危受命,今年差点遭遇“临阵换将”;沙特王储刚因“开明”为世界称道,就因“野蛮”被世界唾弃;倒是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才与美国剑拔弩张,突然从血腥案件中找到灵感,竟开始以交恶的方式修复土美关系;伊朗的鲁哈尼眼看着全世界都在为他背锅,大棒却迟迟未落;曾与特朗普PK英文的“火箭人”则与“Dotard”实现了历史性的甜蜜会面;俄罗斯的普京主要隔岸观火,没事被逼个婚,从“战斗民族”转向“正派男人”;美国特朗普作为工农的“好朋友”和精英们的“公敌”,把全世界所有的元首都亲近一遍又得罪一遍,把他自己所有的幕僚都雇佣一遍又清洗一遍,他激动地说:“我不是聪明,我是天才,而且是一个稳定的天才!”

这背后,是全世界都费尽心思猜测的经济。

经济是好是坏?政策该松该紧?预期是明是暗?全球分化在加剧。发达经济体在复苏,美股“一飞冲天”成为特朗普的“执政骄傲”,新兴经济体在跌落,拉美等国家货币“一泻千里”成为世界的新担忧;其实发达经济体也在分化。美国加息步履如飞,日、欧嘴上表态要结束宽松,身体却很实诚的表示“臣妾做不到啊”;而美国的经济究竟是否“非常好”?10年牛市后,美股圣诞节一周创造2008年以来最大单周跌幅;全球油市在减产还是增产中走向即将“冲顶”90美元/桶的预期高潮后,急转直下;德银报告指出,2018年前11个月全球89%的资产负收益,秒杀1929年大萧条时期。

是的,当世界经济可能迎来命运的转折,谁人不会陷入猜测人生结局的焦虑中?

“新冷战”这场大戏,谁辜负了谁谁威胁了谁?

世界在分崩离析。许多人把这叫做“新冷战”。

然而这不是什么“新冷战”。

冷战是什么?地球被建起一堵墙,每个人都被逼选择,the LEFT WAY还是the RIGHT WAY?那么现在呢?The LEFT WAY has nothing right, and the RIGHT WAY has nothing left。看看中国的企业和资本正在殚精竭虑的活跃,而美国正企图用保护主义切断自由流动的资源配置。这是“LEFT WAY”和“RIGHT WAY”之争吗?每个国家和经济体能够回到那个非“LEFT WAY”即“RIGHT WAY”的时代吗?

答案一定是不能。

我们不是又在选择左或右。左右已经融合。当特朗普的共和党这个老牌“富人”代表,其基本盘变成了蓝领工人和红脖子农民,而民主党这个中下层人民代言人,其“铁粉”却是华尔街与好莱坞精英们。左左右右,还能以过去的形态分切、分割、分析吗?

不能。

那么我们是怎样又回到了所谓“新冷战”的“坑”里呢?一个偷天换日的命题偷换罢了。从各国及其领导人的“囧”境中可以看到,收入分化、贫富差距扩大已经成为当前的社会难题,社会撕裂、阶层对立已经成为世界普遍现象。法国人一边要求减税,一边反对取消巨富税,一边怪罪低效率,一边要求继续提高福利;英国人一边要求做最自由的全球金融中心,一边要求把移民赶出国门;中东的沙特等国一边希望有开放的风气,一边强调保守的文化民俗。既有的经济理论所对应的政治、社会问题已经发生深刻改变。

世界变化太快,过去的路已走到末路,亟需开辟出新道路来突破瓶颈。从近十年各国领导人的更新迭代即可看出,民心所向,政客越来越新、越来越“素”,正是因为民众越来越不相信“老路”,强烈呼吁“新路”。而这些政客们,却被自以为是精英主义和过时审美所累,最终不得不用制造分裂的方式来掩盖自己对撕裂的无能为力,用造墙堵路的方式来掩饰自己对无路可走的惶恐不安。

美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科米说:“我们的国家被那些什么都敢说谎的人领导,受到什么都相信的人的支持,根据什么都敢报道的媒体提供的信息。”所谓“新冷战”,再次炒作谁辜负了谁谁威胁了谁,非要在融合中划出一条“泾渭分明”来,竖起一道“通途变天堑”,只是这些政客懦夫的伪装和文过饰非的大戏。

猜不透的中国民营企业家,三个平平无奇的小平

中国民营企业家在这一年陷入了最大的猜疑漩涡中。三个平平无奇的“小平”引发了民营企业何去何从的波澜壮阔大猜测。连最高层都出面,给民营企业发“定心丸”。

对于“何去”,马云说他要从阿里“退出去”,郁亮的万科则高叫“活下去”;对于“何从”,恒大的许家印说他最对不起的人是老婆,并携妻及老爸亮相了寻根之旅。京东的刘强东则说他绝对对得起老婆,并携妻远赴英伦亮相皇室婚礼,当然,是在孟晚舟去加拿大之前;对于“新经济”,滴滴在命案发生后,遭受了激烈的抨击,高收入无利润靠融资模式是否可持续?ofo在年末给出答案,等着拿押金的长队排到了8012年,面对满地被资本寒冬冻死的小黄车,舆论的吐槽竟显出一种虚脱的体力不支;全年“最大赢家”是中国妇联,在上上下下齐齐安慰民营企业家时,勇敢批评,俞敏洪的新东方从英语走向综合培训机构增加的是“女德班”吗?老俞赶紧负荆请罪。李国庆在刘强东的强大专业美国律师团发表了一篇很不专业的中文律师信说明后,得意洋洋说“me too”,经过妇女报批评,展开了他与当当网及俞渝的关系究竟是过去式、现在时还是虚拟语气的深刻思考;企业家明星需要思考,明星企业家更需要反思。影视业与资本运作的密切关系一旦被揭示,以“别低头,王冠会掉”走出霸气人生,终因昂首太过,而掉了个“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这背后,亦是对于经济的猜测。

经济是好是坏?政策该松该紧?预期是明是暗?全球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高潮,我们的重点究竟应是遵守规则还是维护权益,争论此起彼伏;财政发力还是货币发力?财政与央行大员公开针锋相对;消费升级还是降级?方便面引发新悬案;货币是要宽松还是紧缩?资管新规改来又改去,新瓶老酒傻傻分不清楚;基建还是减税?这难道还是个问题?这难道不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