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理财:低生育率是因为高房价吗?

2019-01-07 15:30| 来源:未知

口袋理财:低生育率是因为高房价吗?



       近日,多位学者专家就国内出生人口情况表示了不乐观。口袋理财了解到,携程创始人梁建章预计2018年出生人口降幅惊人,鼓励生育刻不容缓;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则呼吁,应立即全面放开并鼓励生育,让更多的人想生、敢生。

  预测与现实不符的新生人口

  尽管国家统计局和国家卫健委目前尚未公布2018年全国累计出生人口数据,但根据各地已公布的2018上半年数据推算,2018年全国出生人口与上年相比,降幅惊人。有学者做出估算,2018年中国新生儿出生数或会低于1500万,这意味着今年人口出生率仅为10‰,是1949年以来的最低点。统计中上一次新出生人口不足1500万的年份是1961年,那一年中国还处在大饥荒的尾部。

  口袋理财小编表示,这种下降幅度比官方此前预测要差了“十万八千里”。前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在其主编的《实施全面两孩政策人口变动测算研究》中预测,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2017-2021年全国出生人口数将达到2023.2万、2082.4万、1982.2万、1845.5万、1641.7万(这里统一选取最低预测值)。

  1.jpg

  但实际情况不仅不如意,甚至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实施时间越长,效果反而变得越差。2017年1723万的出生人口人比国家卫计委的最低预测2023万少了整整300万。而2018年的情况更为糟糕,即便去年出生人口能勉强达到1500万,那也比国家卫计委的最低预测要少582,比卫计委认为不放开二孩的预计出生人口还要少225万。

  口袋理财小编表示,以1500万新生人口来看,2018年中国总生育率刚好能达到1,意味着一对夫妇仅要一个孩子,远远低于世界各国2.5平均水平,也明显低于以低生育著称的日本(1.44),而离一国人口结构稳定更替2.1的水平更是差了一倍。

  2015年是单独二孩出生高峰年,《统计年鉴》、《卫生统计年鉴》分别显示,不但没有多生200多万人,反而少生了32万人、64万人;“小普查”证实生育率只有1.05,而不是1.8,更不是2.4。

  1月3日,中国社科院人口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以下简称报告)指出,如果中国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2017年生育率)的水平,人口负增长将提前到2027年出现。

  请注意,社科院用的是“如果”,那么即使未来生育率能维持到现在看来过于乐观的1.6的水平,出生人口以及总人口都将逐步萎缩。尽管目前围绕在我们头上的问题也不少,经济放缓、贸易摩擦、贫富差距、环境污染等在短期内更引人注目,但长期来看人口坍塌却是远比所有这些问题加起来都更严重的危机。

  将低生育率归咎于房价并不成立

  由此,人们对出生人口过快下降的讨论也不断增多,其中一个流行的论断是,高房价和还贷压力是挤出人们生育意愿的罪魁。

  在社交媒体上,有关于“中国人口负增长”的话题也常常能引发众多留言评论,热门评论中,大都也将问题归咎于房价的上涨;

  口袋理财了解到,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经济数据来看,房价、经济增长率和生育率三者之间并没有显著的相关性。2009年之后,房价快速跳涨,生育率则在11‰至13‰的低水平上呈现稳定,最近的下降发生在2017年,因此高房价挤出了生育意愿的说法从宏观数据本身来看并不成立,至少并不直接。

  

  如果把目光放眼海外,这样的论断同样是不成立的。除了少数中国一线城市的特殊情况外,欧美及日本诸国的平均房价水平及房贷支出负担并不比中国低。2017年,中国二线城市房价收入比为8.85、三线城市房价收入比为7.19(Wind统计),同期美国54个样本城市的房价收入比为8.0(statista统计),日本都市圈每平米房价与年均可支配收入持平(statista统计)。

  口袋理财小编认为,从这点来看,用房价高来掩饰生育率低的说法并不完全成立,我们二三线城市的房价收入比与样本采样中美日水平相当,而在更偏远的地区,房价相对大城市要更为便宜,生育率也没有明显的增高。

  事实上,有学者研究指出,在经济增长初期,人们的收入基数往往较低,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位,生育更多子女可以为家庭内部增加更多收入机会,抚养老年人的平均支出会降低,因此生育意愿较强,这一点可以从我国最近一次的生育高峰期(1981-1990年)得以佐证,在此期间几乎每年的出生率都在20‰以上,人口出生率在1987年达到23.3‰的峰值。

  口袋理财小编百事,而随着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抚养子女的成本较快增长,养老等支出更多依赖社会化的收入转移,个人不再那么依赖家庭,而生育子女所带来的收益并没有比以往更多,那么生育意愿会因此降低,也就是目前这种状况。

  因此,生育率或生育意愿低的主要原因是养育孩子的额外成本过高。从家庭支出角度来看房价问题,虽然会在一定程度上挤占抚养孩子的收入,但房产相关的支出不仅只是一种成本,房产本身作为资产而言还具有财富效应,并非绝对的支出成本。财富效应一方面表现为资产增值有助于提升消费意愿、资产变现可以获取更多收入,一方面也有助于提高生育意愿以继承资产。

  总的来说,房产对于生育意愿同时有促进和降低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