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第一阶段标准发布

2018-06-17 10:42| 来源:未知

5G第一阶段标准发布

  国际标准化机构“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3GPP)全会日前正式批准冻结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5G NR)独立组网(SA)功能。加之去年12月冻结的5G NR非独立组网(NSA)标准,5G第一阶段全功能标准化工作已经完成,并发布,进入产业全面冲刺阶段。据了解,中国厂商在5G标准中所占份额约30%,并在大规模天线、超密集组网、非正交多址、TDD系统设计、车联网等关键技术方面具备领先优势。

  6月15日,新一代移动通信测试验证国家工程实验室、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和新一代移动通信无线网络与芯片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联合召开了理事会会议及技术委员会会议。这也是作为国内5G主要推动者的3家单位首次联合召开国家工程实验室会议。会议认为,5G独立组网第一个标准版本发布,标志着5G技术标准的确立和产业化进程的加速。5G产业将随之全面启动,测试、研发和试验将全方位展开,3个实验室将继续加强产业协作,为2020年5G的规模商用提供支撑。

  根据3GPP的规划,5G标准分为独立组网和非独立组网两种。其中,非独立组网由于其5G空口载波只承载用户数据,系统级的业务控制仍要依赖4G网络,是在现有的4G网络上增加新型载波来进行扩容。因为仍是依赖4G系统的核心网与控制面,非独立组网架构无法充分发挥5G系统低时延的技术特点,也无法通过网络切片、移动边缘计算等特性实现对多样化业务需求的灵活支持。

  对此,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向经济日报记者解释说,非独立组网方式是把5G无线技术依附于4G网络来开展业务,也因此受到一定限制,其应用场景主要是移动互联网。目前,从全球来看,美国、韩国的运营商主要考虑在初期阶段应用非独立组网,这样部署比较快。

  3GPP为5G定义了三大场景,分别是增强移动宽带、低时延高可靠和海量大连接。非独立组网只能满足增强移动宽带中的部分场景,还无法满足低时延高可靠和海量大连接两大场景,以车联网、物联网等为代表的应用更需要独立组网方式。

  与4G及其他几代移动通信不同的是,5G可以根据各种业务的不同诉求,提供非常明确的个性化通信服务。而5G独立组网不仅可以降低对现有4G网络的依赖性,更好地支持5G大带宽、低时延和大连接等各类业务,并可根据场景提供定制化服务,满足各类用户的业务需求,大力提升客户体验。

  “中国5G产业发展一直是兼顾独立组网和非独立组网的,国内运营商在初期阶段甚至更倾向于独立组网。正因为如此,5G独立组网标准的出台对于中国来说意义深远。”王志勤说。

  “毫无疑问,独立组网是我们的目标。”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院长张同须告诉记者,因为只有独立组网才能真正满足5G定义的三大场景,才是真正意义上的5G。初期独立组网可能需要投资多一些,但是从长远来看,非独立组网需要经过两次改造,总体投资并不少。

  业界普遍认为,5G独立组网标准的出台意味着商用步伐的加快。张同须表示,5G独立组网标准的出台对运营商乃至整个产业的影响都很大。因为标准是基本的框架和要求,有了标准,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发展才有了进一步落地的依据,也将推动运营商加快建网速度。目前,中国移动已经在5个城市推进5G规模试验,明年底将建成1000个5G基站。

  据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院长张涌介绍,中国联通将在16个城市开展600个实验网建设。下一步将在工业、体育、视频、智慧城市等十大行业开展合作试验,丰富5G应用。大唐电信集团副总裁、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陈山枝介绍说,目前已启动100个基站连续覆盖试验,明年上半年测试完毕,下半年进入预商用阶段。

  根据3GPP确定的5G标准化进程,到2020年,5G将实现全面商用。“5G商用取决于很多因素。当前,5G独立组网标准的出台对制造业影响最大,因为设备制造商终于可以做相关设备了。”王志勤说。陈山枝也表示,大唐电信主要生产的5G设备是基站、测试仪表和芯片。其中,基站早就向着独立组网的方向在开发,而芯片则一直在等标准落地才能生产。

  “5G,对于运营商来说最大的挑战是提升运维能力,是如何转变成一个软件公司,去运维云化的网络。而对我们制造商来说,挑战就是如何优化产品支持运营商提升运维能力。”陈山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