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连续第7天下调报6.5960

2018-06-28 10:37| 来源:未知

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连续第7天下调报6.5960

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连续第7天下调报6.5960,至2017年12月20日以来最低。较上一交易日下调391点,降幅创2017年1月9日来最大。

上一交易日中间价6.5569。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报6.5950,上一交易日夜盘收盘报6.6040元。七日以来,人民币中间价累计跌幅达1725点。

开盘后不久,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63关口,日内跌超百点。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62关口,较昨日夜盘收盘跌200点。昨夜夜盘,离岸汇价跌破6.62,在岸失守6.60。

年初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升后跌,自6月14日以来下跌速度明显加快,且调整速度和幅度超过市场预期,累计贬值超过3.5%。

分析人士指出,今年上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在基于一篮子汇率走势和外汇市场供求两个因素的决定下,整体呈现双向波动的态势。4月中旬以来,人民币汇率呈现单边弱势,主要因为美元指数持续走强,近期A股大幅调整,加上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外汇市场短期扰动因素增多,导致人民币跌势有所加剧。

特朗普演讲缓解贸易紧张关系 美元指数强势重上95

隔夜市场,受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缓和中美贸易紧张关系的言论,美元指数延续反弹,重新站上95关口。近期美元上行持续由避险情绪升温触发,带动2017年流入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入美国。尽管多月来持续看涨美元,但避险属性给美元带来的提振不及资本流入大。

美国经济数据喜忧参半。美国贸易逆差意外收窄,耐用品订单减少,对抑制美元需求作用不大。美国贸易赤字从修正后的673.4亿美元降至648.5亿美元,远低于经济学家预测的689亿美元。展望未来,只要美国经济增长仍相对强劲,那么美元就将仍受到支撑。

此外,市场对于英国脱欧担忧的拖累,以及英国央行今年是否会加息的不确定性导致欧元(1.1566, 0.0008, 0.07%)、英镑(1.3113, -0.0003, -0.02%)暴跌,推动美元相对升值。

部分新兴市场资金外流 汇市和股市面临冲击

彭博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投资者从印度、印尼、菲律宾、韩国、泰国等亚洲新兴经济体股票市场撤出资金已达190亿美元,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快资金流出速度。而在强势美元背景下,亚洲新兴经济体货币近期普遍表现低迷。

业内人士指出,部分新兴市场近期资金外流压力较大,全球货币政策转向是重要原因之一,其对所有投资者均有重大影响。征兆在2月初便已出现,当时股市波动性一度飙升,全球债券收益率走高。

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指出,若美元指数携美联储年内4次加息之势,持续刷新年内新高,新兴市场国家一系列汇市干预与加息举措都将无功而返。

离岸汇价“十连跌”在岸离岸双双跌破6.61关口

6月27日,人民币兑美元离岸汇价“十连跌”,在岸、离岸双双跌破6.61关口。过去短短7个交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下调超过1300个基点,贬值幅度超2.0%。连带着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同样持续下跌,跌幅近4.5%。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表示,人民币汇率走势会更复杂,很难出现单边走势。人民币近期的走势正是顺应全球非美货币整体贬值的大趋势。人民币一定程度的贬值将对冲因贸易摩擦给企业带来的各种不利影响,也为未来非美货币兑美元可能出现升值预留空间,毕竟贸易摩擦往往带来的是美元的贬值。

分析人士看来,美国经济的强劲表现成为支撑美元走强的动力。事实上,不仅人民币兑美元出现贬值,几乎所有非美货币兑美元都在走低。

对于近期人民币加速贬值,招商证券宏观团队认为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美元指数为代表的一篮子货币汇率。过去10日美元指数上升0.93%,美元强,人民币弱,这可解释人民币汇率贬值的25%。二是,外汇市场供求状况。外汇供小于求,汇率走弱,供求因素可以解释人民币汇率贬值的75%。而外汇供求的边际变化,既受国内股票价格剧烈波动和外汇市场各种传言引发的恐慌情绪的干扰,也受资本市场资金外流引发的购汇需求的影响。

专家:人民币贬值不是坏事 市场反应不必过大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认为,人民币破7不是坏事,但时机、节奏很重要。预计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或将发生贬值加大的过程,这一水平符合中国经济阶段需求,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基点在6.6元附近,有利于外贸发展对实体经济以及市场信心的稳固,人民币高估风险需要防范。

曾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副司长、司长的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撰文指出,外汇市场不必对中美贸易争端反应过度。他认为,近期因中美贸易争端走向的不确定性陡增引发的汇市震荡,属典型的由突发性事件引起的市场超调反应,尚不足以作为市场趋势性变化的判断依据。人民币汇率走势将会重新回归经济基本面。由于市场情绪波动导致的人民币汇率回调属于正常波动。只要市场不要过于恐慌,境内外汇供求有望继续保持基本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