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泰生物杜伟民发家轨迹

2018-08-06 11:00| 来源:未知

康泰生物杜伟民发家轨迹

这段时间,A股上市公司中,最热门的事件莫过于假疫苗。疫苗造假事件持续发酵至今,致使医药股应声一片下跌。Wind数据显示,自7月16日舆论发酵至8月1日收盘,短短半个月里,医药主题指数已跌去8.28%,而其中,以生产疫苗为主业的康泰生物股价跌幅高达39%。

公司董事长杜伟民也由于此前曾在长生生物旗下子公司长春长生担任营销总监、小股东,且曾被疑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尹红章行贿等行为,也被卷入了公众怀疑视线:康泰生物是否陷入类似问题的舆论漩涡,不过“主角”杜伟民并未回应此类声音。

7月22日晚间,康泰生物表示:“公司与事件无关,经营有序,产品质量稳定,一切正常。”8月1日,康泰生物还在互动中表示,公司生产一切正常,飞行检查结果有待相关机构发布。

同时,康泰生物还在对媒体的回复中表示,公司预计中期净利润在2.68亿元—2.89亿元之间,同比增长280%~310%,有意思的是,“优等生”康泰生物并表示,“公司经营正常,因时间紧张,尚未完成半年报的编制,故推迟发布半年报。”

近期,记者针对杜伟民本人如何看待公众质疑、是否回应等方面问题,致电致函康泰生物公开邮箱及电话,一位男性工作人员表示,了解问题后再决定是否回复,但截至发稿日期,记者仍未收到任何回应。

出身农民家庭到身家百亿

如果不陷入此次疫苗事件的负面舆论漩涡,杜伟民的成长经历或许还带有些许励志的成分。1963年,他出生在江西省吉安市新干县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1984年,杜伟民考入江西省卫生学校检验专业,1987年即被分配至江西省卫生防疫站从事环境检验工作,并在当年考入江西教育学院化学系,进行脱产本科学习,毕业后又回到江西省卫生防疫站工作。

上世纪90年代,改革春风吹来之时,杜伟民果断从卫生防疫站辞职下海,成为一名疫苗营销业务员。

在2014年的一篇报道中,还能看到杜伟民对自己早期下海经历的描述:“刚开始,我给人家做疫苗销售业务员,全省各地到处跑。累了,就找个有桌子的地方趴一会儿,或者坐在凳子上睡几分钟,最艰难的时候连5元钱的招待所都不舍得住。”

1995年,杜伟民已经担任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销售经理一职,当时的长春长生,即上市公司长生生物的全资子公司,也是此次疫苗造假事件的主体公司。 这也是在公开渠道中,杜伟民第一次与长生生物这一公司产生联系。

2001年,杜伟民旗下的广州盟源生物(持股50%),以43.79万元购入长生所持有的长生实业0.68%的股权(长生实业即长生生物的前身),他本人也借此机会成为长生生物的小股东。可以说,杜伟民赚的第一桶金大概率来自长生生物。

2003年6月,杜伟民开始担任常州药业延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江苏延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副董事长一职。同时,杜伟民也是这一公司的股东,不过,而后由于公司上市失败,2009年杜伟民便辞去江苏延申职务,当然,也套现了他的股份。

2008年,杜伟民通过产权交易所购买了康泰生物的大部分股份,成为康泰生物实际控制人。当年9月,深圳康泰生物与北京民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实现战略性重组。2017年2月份,康泰生物成功上市,杜伟民担任董事长一职。

康泰生物介绍称,公司目前已成为中国最大的乙肝疫苗生产企业,市占率达50%以上,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2亿元,净利润达2亿元。杜伟民直接持有该公司54.46%的股份,如果按照8月1日44.03元/股的收盘价来看,杜伟民本人的身家大约在101亿元。

纵观杜伟民的发展之路,始终与疫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防疫站工作人员到疫苗销售员,再到运作疫苗企业上市,身家达上百亿,可谓一名成功的“商人”。

诸多质疑声席卷而来

虽然长春长生给杜伟民带来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但也因为此前曾与长生生物有所联系,因此,在疫苗造假风波中,杜伟民及其公司康泰生物也被质疑,是否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

从媒体报道来看,公众除质疑长生生物与杜伟民之间的联系外,2009年杜伟民曾工作过的江苏延申生产的狂犬疫苗被查出药效不足,存在造假嫌疑,当时被国家药监局勒令其停产整顿;2015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尹红章因收受贿赂被判刑一案件中,其行贿的名单中也有北京民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杜某。2017年,北京高院对尹红章做出的二审裁定中获悉,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杜伟民曾向尹红章行贿2013年底,媒体曝光深圳康泰乙肝疫苗涉嫌致多起婴儿死亡病例,2014年1月3日,有关部门通报称,深圳康泰乙肝疫苗未发现质量问题等多起事件,均成为公众对于杜伟民本人的质疑点。

此外,在疫苗造假事件发生之前的4月11日至7月13日,杜伟民共计减持其持有的康泰转债(141.770, -2.73, -1.89%)35.90万张,占发行总量的10.08%,这一行为也被疑精准减持。

而在这次疫苗舆情迅速发酵后,7月22日晚间,康泰生物对外发布了说明公告,称:“公司与事件无关,经营有序,产品质量稳定,一切正常。”公告还称,康泰生物已累计生产超过10亿剂乙肝疫苗用于接种预防乙型肝炎,接种人群超过3亿人,从未因疫苗质量引起不良反应,公司疫苗安全稳定。康泰生物8月1日还在互动中表示,公司生产一切正常,飞行检查结果有待相关机构发布。

同时,康泰生物方面还宣布,公司中期业绩实现盈利,预计净利润在2.68亿元—2.89亿元之间,同比增长280%~310%,不过,“业绩优秀”的康泰生物却推迟发布半年报,并表示“公司经营正常,因时间紧张,尚未完成半年报的编制,故推迟发布半年报。”但“主角”杜伟民却始终并未对这些质疑发声。

记者注意到,自7月16日疫苗造假事件曝光之后,康泰生物股价一路下跌,截至8月1日总计12个交易日中,公司股价跌幅高达39%。7月25日,公司发布公告称,杜伟民计划12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不低于6000万元。

近期,因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不少民众大呼已经失去了对国产疫苗的信心,而康泰生物又是以生产制造疫苗为主业,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公司能否保持此前的业绩水平及增速,或许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