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直连大限将至仅剩最后20多天

2018-06-03 10:47| 来源:未知

断直连大限将至仅剩最后20多天

  银联、网联在微信支付齐发力,而距第三方支付“断直连”大限也只有一个月,第三方支付机构有人欢喜有人忧。另一方面,银联、网联结算业务相似,二者对结算这块蛋糕恐怕也有一番计较。依靠三方支付出入金的外汇平台商还能坚持多久?

  结算蛋糕与监管风险

  在之前,官方结算机构只有银联一家,负责线下支付的清算工作。银联的转接清算模式业务流程是收单-转接-清算,涉及发卡机构、收单机构和转接清算平台三方,按照7:2:1的比例进行分成。银联作为唯一的转接清算平台,可以稳拿一成的刷卡手续费,同时还可以向收单机构收取万分之二的银联品牌管理费。

  但这种分成机制让收单机构的获利甚微。2013年左右第三方支付曾呼吁由7:2:1改为5:4:1,在呼吁整改无果之后,第三方支付开始选择绕过银联,直连银行。银联作为官方转接清算组织,在快速增长线上支付上,成为被边缘化的存在。

  当时第三方支付和银行打交道多在分支行层面,支付机构备付金可以增加银行存款,直连模式下,银行愿意降低费率甚至免收一些费用。由于无需向银联缴纳转接清算费和较低的银行收费,第三方支付收单机构可以在向特约商户低收费的前提下实现盈利,皆大欢喜。

  2013年的调研数据显示,在线上支付业务中,非金融机构向银行支付的实际手续费率平均仅为0.1%左右,大大低于银联网络内0.3%~0.55%的价格水平。曾有数据显示,因第三方机构结算绕转银联,导致银联每年手续费损失约30亿元,显然是很大的一块蛋糕。

  绕过银联,自己完成清算工作,第三方支付清算没有相应的授权和监管,央行无法监控资金流向,让诈骗、洗钱等犯罪行为有了可乘之机,第三方支付这种操作是央行不可能不允许的。

  为此央行成立网联平台,负责线上支付的清算工作,并发布《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关于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渠道接入工作相关事宜》等相关通知和规范,主要目的就是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断开与银行直连,必须通过合法清算机构完成清算,2018年6月30日将关闭第三方非银行支付机构主要代扣渠道。

  简而言之,第三方支付必须通过银联或网联进行清算。而在“断直连”之前,银联和网联争相进行清算服务,针对银联和网联相似的清算业务,北京商报《新规实施,网联银联正面交锋》一文认为:

  银联在送走了支付巨头的三方竞争模式后,又迎来了网联的竞争。也因如此,自网联筹建消息传出后,市场中一直有声音认为,两家清算机构之间可能会存在业务重叠。搜索关注公众号“空中营业厅”了解更多外汇干货。对于银联来讲,此前有观点认为,目前线上线下业务界限并不明确,银联失去了在银行卡清算基础上也做互联网支付清算的机会,这块业务拿不到了。不过,目前看来,银联并不甘心放下这块蛋糕。

  而银联和网联也各有优势,薛洪言认为,网联与第三方支付机构有股权关系,且是纯粹的清算机构,与第三方支付机构也没有竞争关系;而银联既是清算机构又有支付机构,与第三方支付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但也有分析分析人士认为银联有十几年的线下收单经验,在运营经验和渠道资源上更具优势。

  整体上来讲,易观分析师王蓬博认为,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而言,清算市场竞争者增加,费率会走向市场化,支付机构的成本会降低,享受的服务会比之前更好。

  大限在即,谁焦虑,谁受益?

  对于我们普通消费者而言,新规的实施并没有实质影响,但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而言,则是伤筋动骨的一刀。在现有的第三方支付行业格局下,支付宝和财付通占据了第三方支付90%的市场份额,二者也将是受“断直连”新规影响最大的两家。

  一方面银行直连的低费率不复存在,更重要的是断掉银行直连后,用户规模不能再成为增加银行直连数量的砝码,改变了大小支付平台不同“玩法”的现状,从制度上挖倒头部第三方支付的壁垒。

  新规让第三方支付在上游的竞争回归公平,支付场景会成为第三方支付发展的首要因素。

  在过去的一年里,阿里和腾讯都在线下“买买买”,线上消费格局逐渐趋于稳定,线下支付场景成为二者的必争之地,二者不仅布局零售、出行、外卖餐饮、生活缴费等高频消费入口,甚至在某些商超出现了“二选一”的现象。当然这不仅是支付场景之争,也是用户消费数据之争。

  总结以上,第三方支付的关键还是在于支付场景的支持,这一点支付宝和财付通优势明显,老格局很难打破。银联和网联的角力,会让清算费用市场化,对第三方支付是好事,也对中小支付机构是利好,但断掉银行直连之后,中小型第三方支付中仍很难有新的挑战者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