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奢侈品市场嬗变十年

2018-06-09 10:36| 来源:未知

东北奢侈品市场嬗变十年

 

1991年,香港商人潘迪生结束了和女明星杨紫琼三年的婚姻。两年后,他在深圳开出一家高档商场——西武百货。他酷爱精品好物,人送外号“名牌潘”。2007年,潘迪生把西武百货开到了沈阳,“在西武上班”成为沈阳女孩的一种荣耀。

潘迪生可能是最早意识到东北消费潜力的奢侈品玩家,也正是这家西武百货,开启了东北奢侈品市场最近十年特立独行的存在。

 

两个东北

 

2018年4月底的一个晚上,沈阳暴热。出租车在机场高速狂奔,黑漆漆、雾蒙蒙,粗砺的沙尘吹进车厢,司机说是路边农田在烧秸秆。

“刘老根大舞台每晚都演,一张票三百三,你还不一定抢得到。”司机说,“但实际上,沈阳经济很差。”

近年来国内各省GDP统计数据出炉时,东北三省以及沈阳这座城,排位总是靠后,免不了被指点一番。2016年沈阳GDP增长率为-24%,大连市-12%;2017年艰难扭转为正。提起“振兴东北”,东北人有些尴尬。

硬币的另一面,东北是中国奢侈品销售重镇,特别是钟表、珠宝、汽车等“硬奢品”。这片土地自古肥沃,民间不乏出手阔绰的超级富豪,不管GDP数据是否寒酸,这里从来不缺奢侈品的大买家。

 

“大金链子小金表,一天三顿小烧烤。”这是东北入门级的奢侈品迷恋。东北人幽默,对生活热忱,彼此在显摆中获得乐趣……

你也许也听说过东北大哥名店扫货的传说,和这个行业的销售、高管们来往,有时会听到他们小声交谈——“东北客人航班晚上到,绝不能出一点差错。”

我们就是这样决定“去沈阳”,想要知道,奢侈品在东北是不是真的好卖?这些人的财富又来自哪里?这里究竟是传说中豪客云集之地,还是统计数据中失落的共和国长子?

 

沈阳沈阳

 

沈阳是东北人的麦加,东三省都爱沈阳。

黑龙江、吉林做小买卖的人会告诉你,货是“搁沈阳进的”,被沈阳背书的那种品质感,在东北可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沈阳市中心青年街一带,五星级酒店有六七家,更新潮的W酒店也即将揭幕。但这里也到处是工地、杂货铺、串儿摊、老式牌匾……孩子和狗在路中央玩儿,时间过得慢。

 

出入五星级酒店的东北大哥就是传说中的样子。紧绷绷的黑色和白色T恤、Polo衫,胸前是大幅图案和字母;小腹微腆,黑色皮腰带,皮带扣是闪闪发亮的大写字母;大嗓门、口音重,人人都戴表。

沈阳有东北最大的爱马仕旗舰店,研究东北有钱人,不妨从这里入手。

 

早上十点万象城刚开门,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妇在店里挑选。丈夫穿着不起眼的深蓝西装,H字母的爱马仕皮带扣。妻子把头发随意扎成一团,皱皱的T恤和运动裤,像刚进完货的杂货铺老板娘。

他们试遍了爱马仕的皮具、衣服和鞋,不断挑出想要的东西。

“穿戴不起眼却出手惊人,这样的客人很多。”一家欧洲奢侈皮具品牌的内部人这样说。

沈阳有一位爱马仕粉丝在富人圈小有名气,这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女士拥有马场,她从爱马仕买全套马具,约朋友“上家里”骑马。她曾在品牌活动上现场拍板买昂贵皮草,拥有的奢侈品数不清。

曾有销售拜托这位大姐帮忙“月底冲业绩”,她立刻豪掷十几万元。人们只知道她手握各种产业,还有顶级人脉。

有沈阳爱马仕的销售曾经在上海工作,他说东北人块头大,喜欢穿得宽松,而上海人总在赶时间,穿衣服要修身,东北爱马仕店里的尺码明显比上海大。东北人爱大手袋,上海人喜欢小包包。东北人喜欢亮色、鲜艳的衣服,上海人总买冷色调。

 

 

“就像买车,东北人喜欢买大个儿的陆虎,很少买mini、Smart。”销售说,“不过这几年,也有老客人专门找那些LOGO不明显的东西。”

沈阳有两条地铁线,在这座城市画了个十字,纵向的2号线串起了城里几个地标,从北向南分别是:市府广场、青年公园,以及在足球迷中大名鼎鼎的沈阳五里河体育场。

几大顶级购物中心也在这一带,除了万象城,还有两座恒隆广场、一座卓展中心,香格里拉和君悦酒店也很近。不论生活在东三省的哪个角落,富豪们最多只要花三个小时都能到达沈阳、来到青年街,吃喝玩乐、购物、下榻,都是最顶级的水准。

奢侈品牌们早就发现了这一点,沈阳有一家爱马仕、一家香奈儿,三家路易威登的店铺,宇宙大牌用“开店”为沈阳投上了一票。

 

十年造富

 

东北奢侈品市场是从什么时候萌芽的?

上世纪90年代,东北老工业基地经历下岗潮。《钢的琴》讲述了那一段酸楚迷茫的日子,秦海璐和王千源的表演把很多东北人看哭了。对今天的80后、90后来说,“沈阳铁西区”这个当年经历震荡和伤痛的地方,更像是北京的798,如今只有文艺,不再苦涩。

当地人说,铁西现在“老好了,都是新楼”。

铁西阵痛没过几年,LV就悄悄进来沈阳了,当时找不到满意的商场,LV就开在五星级酒店里。

香港商人潘迪生的沈阳西武百货,2007年开幕时,LV店也出现在一楼。从深圳开到沈阳,西武百货等了14年,这也成了两座城市经济发展的小小缩影。

下岗潮逐渐远去,之后的十几年,东北五花八门的商业形态都有所发展,企业的所有制经历了混乱,慢慢褪去公有色彩。富人开始出现,他们飞快地学会了追大牌。

 

这里的钱是怎么来的?

 

东北天然的矿产资源丰富,石油、煤和铁矿都有,有的还是国企,有些早已被私人“承包”,不论哪一种路径,都造就了一批东北老板,财力不逊色于山西煤老板。

“九几年,我父母月工资才几百块。同学爸爸把国企废弃的煤矿包下来采煤,没多久就买了辆奥迪。”一位在上海工作的东北80后回忆道,在他被下岗重创的家乡小城里,也有超级富豪,早早过上了豪车奢侈品的生活。“东北自古富饶,自然资源非常丰富,不论是大庆的油田、鹤岗、鸡西的煤矿还是鞍山的煤矿和铁矿,学过中学地理的人都知道。”

除了地下的资源,东北的长白山脉也有无穷无尽的宝藏。很多实力雄厚的制药企业,也依靠着森林里的药材发家。吉林通化盛产葡萄酒,因为纬度、湿度、气候适宜,是天赐的财富。辽宁盘锦盛产大米,品质也无须赘述。

还有和其他地区相似的造富魔法——动迁、房地产,以及相关的钢铁建材等行业。此外还有大连的沿海贸易,哈尔滨的边境贸易。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民营经济也有发展,不乏成功企业家。

“零几年,听身边朋友说奢侈品生意特别火。”一家瑞士名表沈阳旗舰店的经理说,“没想到2012年我正式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遇到反腐。”

2003年,官方第一次提出“振兴东北”,2016年,再提“全面振兴东北”。2003年东三省GDP约1.3万亿元,人均2000美元以下;到了2015年,东三省GDP达到5.8万亿,人均8000美元。

这十年,东北经济有了巨大的增长,不过也有观点指出,政府和企业对东北的大幅投资是首要因素,民营经济发展得远远不够。2016年,中国民企500强之中,浙江有134家,广东50家,而辽宁只有7家,吉林只有修正药业一家,黑龙江也只有一家东方集团。

少数人的极度富有,和东三省经济的困难重重同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