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入股通用无人驾驶业务

2018-06-06 11:04| 来源:未知

软银入股通用无人驾驶业务

上周,日本软银旗下的一个科技投资基金Vision Fund斥资22.5亿美元,入股通用汽车旗下的无人驾驶业务G.M.Cruise Holdings,占股比19.6%。三年前,通用汽车收购了当时还为独立创业公司的Cruise,估值10亿美元。软银的这项投资将Cruise估值大幅提升至110亿美元。

作为软银投资协议中的一部分,通用称己也将追加11亿美元投资给该业务部门。通用汽车主席Dan Ammann在上周的一个电话会议中称,软银的投资可以完全满足通用无人驾驶技术落地的需求。

交易宣布当天,通用汽车股价大涨10%,一度宣告破产的通用汽车似乎焕发了创新者的生机。

在美国,老牌汽车工业基地底特律和创新基地硅谷,都在自动驾驶业务版图中攻城略地。通用汽车和软银宣布交易的同一周,谷歌通过旗下无人驾驶公司Waymo买入62,000辆菲亚特·克莱斯勒多功能休旅车(Minivan),并计划在今年底之前将其投入到位于凤凰城的搭建在自动驾驶底层上的共享出行系统中。

Waymo持续为无人驾驶业务招兵买马。此前,该公司从捷豹路虎订购了20,000辆紧凑型轿车(Compact car)。至此,Waymo超过80,000辆无人驾驶汽车的车队已经显现雏形。一位行业专家称,这样规模的车队意味着,虽然无人驾驶还没有进入到百姓的日常生活,但是这项技术的商业化已经箭在弦上。

软银为何不和造车新势力结盟?

近期的几宗交易均指向投资人和研发方对无人驾驶技术商业化的信心,而在这个商业化的转变中,传统车厂似乎比造车新贵要更有竞争力。

可以预见的是,这个商业化过程并不会一帆风顺。虽然无人驾驶汽车极大缩减人力成本和人力不可控因素,但是这项技术达到完全成熟之前,仍要度过资金投入密集的研发和测试阶段。一位底特律传统车企管理层人员对腾讯《一线》表示,这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在验证的过程中,传统车企拥有很大优势,“汽车是复杂的制造行业,新技术的应用和新模式的实践是个长跑。”

消费者市场对无人驾驶技术的最大担忧之一是安全问题。互联网造车势力对解决安全隐患信心十足。一位国内知名电动车企创始人对腾讯《一线》表示,创新是行业发展的大趋势,不应该因为安全问题被束缚住,“现在的数据来看,无人驾驶比现行汽车系统安全系数高,只是新造车公司受到媒体关注大,有风吹草动,即引起广泛关注。”

今年1月,Uber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曾表示,预计在2019年中期推出自动驾驶汽车出行服务。两个月后,Uber自动驾驶车辆在美国路测时撞死一名行人,这起交通事故成为全球首起自动驾驶车辆撞人并造成死亡的案例,引发行业震动。

继Uber无人驾驶车辆致死事故发生后,特斯拉Model X在加州再酿悲剧,装箱混凝土隔离带,汽车前部损毁严重起火,驾驶员不治而亡。

Uber和丰田等公司相继宣布暂停无人驾驶汽车测试计划。行业人士称,自动驾驶行业将面临更加严格的监察。

上述国内电动车企业创始人对腾讯《一线》表示,监管的过分严格可能会抑制创新,人们在情感上可能还接受不了令人瞩目的伤亡案例带来的影响,但是应该更尊重数据,“最终安全门槛会迈过,人们还是最在意出行的效率和体验。”

传统车企的人恰恰认为造车新势力没有对汽车制造心存足够的敬畏心。一位底特律车企人士对腾讯《一线》表示,造车工业复杂,不是两三年行业经验的新造车公司可以掌握的,“目前来看,新造车势力是在’疯狂融资’阶段,也许等前几名公司上市,就到了他们被传统车企收购的时候。”

造车新势力中不乏资本的宠儿,而他们烧钱的速度有时也令人咂舌。特斯拉去年现金开支高达35亿美元,仅2018年到期的应还账款,就高于软银投资给通用汽车的22.5亿美元。与之相比,通用汽车去年产生52亿美元的正向现金流,这也使新进资金可以直接投入到研发利领域。

这也许是孙正义将无人驾驶这颗棋子,放在传统老店的原因之一。

自动驾驶盘综复杂的利益交织

软银在自动出行领域谋求突破已久,曾投资美国的Uber,中国的滴滴,印度的Ola,新加坡的Grab和巴西的99。

此次投资通用汽车,让外界有软银在该领域两面下注的猜测。

软银合伙人Michael Ronen否定了这样的解读,“我们只是在这一领域投资了不少公司,将来还会投资更多。”

除了竞争关系,同在软银旗下的被投公司,似乎也有了更多的合作可能,甚至进一步整合机会。Uber首席执行官就表示,在自动驾驶技术的开放方面,Uber愿意和第三方科技公司或者汽车公司合作,而不是自己打造技术壁垒。

通用汽车主席Dan Ammann在接受美国科技媒体Recode采访时也称,在整个自动出行领域,各家公司的合作关系盘综复杂,我们在这样的网络中寻求突破和发展的过程中,也做了一些预防措施。

Dan Ammann拒绝透露预防措施的细节。

有意思的是,通用汽车曾斥资数亿美元入股Uber在美国头号竞争对手Lyft,Ammann本人也是Lyft的董事会成员。

软银入股后,Cruise项目本身的发展也有了新的可能性。通用不再是Cruise的唯一大股东,Cruise从架构上则可以有更大的灵活性。Cruise首席执行官Kyle Vogt称,软银入股后,Cruise正在重组成为一家架构上更像初创公司的组织。

软银和通用汽车之间的化学反应也值得玩味,在未来,软银可能进一步收购Cruise的全部股份,到那时,通用汽车的自动出行业务将需要新的解决方案。Cruise在软银加持发展一段时间后,也有可能被通用汽车全股再收购回来。再或许,Cruise将寻求剥离大组织独立上市的机会。

Michael Ronen称,我们还有数年来考虑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