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学院同学圈爆内幕交易!

2018-07-26 11:14| 来源:未知

长江商学院同学圈爆内幕交易!

  7月25日,证监会网站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将安徽华都苑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边炯因内幕交易上海摩恩电气(002451)股票案公之于众。边炯被证监会没收违法所得104.20万元,并罚款312.61万元。边炯与摩恩电气实际控制人问泽鸿系长江商学院同班同学,同属一个高尔夫球队,两人关系密切,来往甚多。
 
 
 
  内幕交易源于摩恩电气4年前的一次失败重组
 
  摩恩电气2010年7月20日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公司主业为特种电缆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3年10月,因公司电缆制造主营业务发展不好,摩恩电气实际控制人问泽鸿与公司核心管理人员商讨后,提出业务转型为环保类、清洁能源类、文化产业类、移动互联类等,转型方式是寻找目标公司装入上市公司。2014年4月、5月某次股东大会之后,问泽鸿召集董事会成员碰头开会,最终讨论确定公司战略转型方向为重大资产重组手游公司。
 
  2014年7月8日下午,问泽鸿和雷尚(北京)科技CEO王某B在雷尚科技第一次见面,初步沟通情况。随后,长城证券保荐代表人田某华得到问泽鸿初步认可后开始设计方案。重组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
 
  7月11日,长城证券保代田某华给问泽鸿、王某B邮件发送《关于摩恩电气收购雷尚科技框架方案原则及时间表(20140711)》。 7月13日,田某华给王某B、问某鸿等邮件发送《收购方案草案》。
 
  7月17日,田某华给问某鸿、王某B等邮件发送《双方框架方案原则及时间表(意向稿)》。7月18日,田某华手下史某鹏给田某华邮件发送《尽调清单》。7月21日,田某华给王某B邮件发送《尽调清单》。7月25日,田某华给史某鹏、王某B邮件发送《收购框架协议和保密协议》,约定7月28日(周一)与摩恩电气问泽鸿草签《收购框架协议和保密协议》。
 
  7月28日下午,在摩恩电气公司,问泽鸿与王某B草签了框架协议。当晚,问泽鸿、田某华、史某鹏、王某B、王某A一起在上海浦东喜马拉雅唐宫吃饭,席间大家对公司并购以后未来业务发展的一些想法进行了沟通,并对摩恩电气未来转型游戏方向,结合当时市场成功案例进行了展望。
 
  7月31日,摩恩电气并购重组雷尚科技事项开始现场尽调,停牌前参与尽职调查的双方中介机构分别是长城证券和天信资本。
 
  8月13日,问泽鸿赴北京雷尚科技商谈并购重组条件。双方就交易价格、方式等达成口头意向,并准备意向书草案。问泽鸿决定次日停牌,并通知董秘徐某落实。
 
  8月14日,摩恩电气发布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开市停牌。停牌后,立信会计师、瑛明律所等中介机构陆续进场开展尽职调查。
 
  摩恩电气8月28日发布公告确认公司正在筹划的重大事项为重大资产重组。
 
  10月18日,长城证券正式结束现场尽调工作,主要原因是由于立信会计师对雷尚科技报表收入确认等方面存在疑问,摩恩电气决定终止并购重组雷尚科技项目。
 
  2014年10月20日,摩恩电气公告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并即日复牌。
 
  根据上述情况,证监会认定摩恩电气拟战略转型重大资产重组手游公司事项构成内幕信息。而此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4年7月8日至2014年8月14日,摩恩电气实际控制人问某鸿、董事长问某鑫、长城证券保荐代表人田某华、雷尚科技王某B等19人为内幕信息知情人。
 
 
 
  边炯与摩恩电气实控人为长江商学院同班同学、高尔夫球友
 
 
 
  处罚决定书显示,边炯和问泽鸿两人为长江商学院同班同学,都参加了飞雁高尔夫球队,经常相约各地一起打球,有共同的长江商学院同学圈与微信群。平时经常聚会吃饭,两人联系频繁密切。
 
  边炯了解摩恩电气经营现状和经营想法,知悉摩恩电气电缆主营业务发展不佳,打算战略转型环保、文化、手游板块等方向。2013年,问泽鸿跟同学打球时,曾提到电缆行业也不好做,让同学推荐些医药、军工、环保、文化、手游板块的重组项目。
 
  有资金往来更能显示两人的关系不一般。边炯就与问泽鸿发生了大笔资金借贷。根据摩恩租赁财务账:2014年5月至10月,摩恩租赁与华都苑置业共发生1890万元借还款;2014年4月至8月,边炯内幕交易摩恩电气股票的资金来源“寿某苹”账户前后三次向摩恩租赁转出共1048万元;2014年5月,摩恩租赁打款2000万元到华都苑置业“郑某耀”账户,其中1000万后转入“赵某萱”账户,最终又转入“寿某苹”账户。经证监会调查,摩恩电气、摩恩租赁与华都苑置业并无业务往来。
 
 
 
  边炯控制两个账户内幕交易摩恩电气 获利104万元
 
  边炯内幕交易摩恩电气使用的是“刘某”账户和“边某洪”账户,均于2014年6月18日开立。据调查,两个账户的资金全部为边炯个人资金,资金调拨指令也由他本人下达。
 
  上述两个账户的资金全部来源于“寿某苹”账户。2014年7月17日,寿某苹分别向刘某、边某洪三方银行存管账户转入370万元、430万元,当天这些资金全部转入证券端。
 
  “刘某”账户于2014年7月22日开始买入“摩恩电气”,当日累计买入52.21万股,累计买入金额362.16万元;10月20日,复牌首日卖出全部股票,卖出金额406.48万元,累计获利42.07万元。
 
  “边某洪”账户则在2014年7月21日至22日,累计买入摩恩电气62.19万股,累计买入金额428.96万元。8月11日至10月20日,累计卖出全部股票,卖出金额493.80万元,累计获利62.14万元。
 
  10月21日即边炯卖出全部摩恩电气股票次日,两个账户分别通过银证转账将证券端412.08万元、492.16万元转入对应三方银行存管账户,并于当天分别转入“赵某永”账户。
 
  证监会认定,“刘某”和“边某洪”账户都是边炯在摩恩电气内幕交易敏感期内借用他人名义,集中突击开户,交易品种单一,由“从未交易”到“大量单一”买入,与平时交易习惯不同。
 
  而资金进出时间、买卖时点与边炯和问泽鸿联络接触时间、内幕信息形成、变化、公开时间基本一致,相关交易行为明显异常。据调查,7月18日,问泽鸿和边炯在深圳见过面,打过一场高尔夫球。而摩恩电气正是7月17日与雷尚科技商谈,7月21日长城证券便向雷尚科技发送了尽调清单。
 
  两个账户在7月17日完成资金调拨后,在7月21日和22日就首次买入“摩恩电气”。据问泽鸿通讯记录显示,边炯在买入股票期间也与其存在通话和短信联系。10月20日摩恩电气复牌当日,两个账户全部清仓所持摩恩电气股票。
 
  在2014年7月21日和22日边炯首次买入当天,摩恩电气的开盘价分别为6.94元、6.87元,收盘价分别为6.90元、6.98元;8月13日是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摩恩电气开盘价8.14元,盘中最低价8.08元,最后以最高价8.51元收盘。10月20日即并购重组失败复牌当日,其收盘价为8.11元/股。边炯合计买入114.4万股,耗资792万余元,获利超104万元。
 
  最终证监会决定,没收边炯违法所得104.2万余元,罚款312.61万余元,罚没合计416.81万余元。
 
  另外,除边炯内幕交易处罚决定书外,证监会网站同一天还公布了对摩恩电气时任总经理王清短线交易案的处罚决定书。王清短线交易“摩恩电气”行为,主要方式是通过“王清”本人账户减持,6个月内反复再通过其所控制的“童某”账户买入卖出,盈利合计约10.13万元(含税费)。最后证监会决定对王清给予警告,并处10万元罚款。
 
  最后,梧桐君让大家看一下摩恩电气最近时间的K线图:
 
 
 
  2018年2月1日收盘价29.11元,2月2日一条跌停大阴线开启了股价雪崩之路,中间还停牌了4个月,至2018年7月25日收盘10.01元,跌幅高达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