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力推大消费,林毅夫再被打脸

2018-09-24 11:01| 来源:未知

中央力推大消费,林毅夫再被打脸

 

   郁闷了,林毅夫

   关于消费的重要性,林毅夫发表过“误国误民”的观点:

过分强调消费,就是没有分析我们目前所处的阶段特性。如果接受国外那些理论,让中国必须以消费为主,这是公然要求中国陷入危机。现在发生危机的国家多是过多消费造成的,从来没有看到一个投资过多而造成危机的国家。我觉得提出这个看法的人,不是不懂经济,就是故意误导中国。

  当然,林毅夫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打脸。

   林毅夫说:( 2008 年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风景这边独好。未来 20 年还有年均 8% 的增长潜力。

  但事实上,中国经济步入了中速增长的新常态,目前 6.8% 的增速依然没有触及 L 型增长的底部。

   记者问:1980 年代以来,中国的产业政策似乎从来没有成功过,从早期的 CRT 彩电、汽车到后来的半导体、国产软件、等离子、新能源光伏、电动汽车等,财政投了大量的钱,普遍都是失败的。

  林毅夫的神回答:这大概跟你们媒体的报道有关系,你们一般都不会报道成功的。如果没有成功的产业政策,每年 9.8% 、持续 35 年的快速增长是怎么来的?

 “比较优势教条主义者”林毅夫对于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建议是:我们可以等发达国家研究成熟后再引进技术。

  中美易战和中兴通讯事件让国人意识到了这种想法是多么危险。

  “比较优势教条主义者”林毅夫给拯救东北开出了“发展轻纺工业”的药方,遭到全民嘲笑。

  “比较优势教条主义者”林毅夫(2005)反对中国发展飞机制造业:

飞机在中国就不可能有很大的市场! 因为这个需要很高的收入水平! 所以美国是世界的飞机生产基地,市场规模是给定的,它给定源头,给定你的收入水平。

     2007 年,中国宣布启动“大飞机工程”。

 

     凯恩斯在天,林毅夫在地

     凯恩斯不仅是现代经济学的“奠基人之一”,“凯恩斯主义”更是影响了世界无数政客,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林毅夫从世界银行归国后,抛出“新结构主义”,高呼“超越凯恩斯主义”,但事实上他离凯恩斯相去十万八千里。

    从经济增长的角度看:消费是一种美德,节俭却是坏习惯。1936 年凯恩斯在《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提出了著名的节约悖论:  一则古老的寓言:有一窝蜜蜂原本十分繁荣兴隆,每只蜜蜂都整天大吃大喝。后来一个哲人教导它们说,不能如此挥霍浪费,应该厉行节约。蜜蜂们听了哲人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于是迅速贯彻落实,个个争当节约模范。但结果出乎预料,整个蜂群从此迅速衰败下去,一蹶不振了。 消费的变动会引起国民收入同方向变动,储蓄的变动会引起国民收入反方向变动。增加储蓄会减少国民收入,使经济衰退,是恶的;而减少储蓄会增加国民收入,使经济繁荣,是好的,这种矛盾被称为“节约悖论“。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林毅夫和凯恩斯差距实在太大了,劝君还是别抱怨自己没有获得诺奖提名了。

  消费很重要的道理其实很简单: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只有卖出去才是有意义的,否则就是库存和废品。能否卖出去,当然要看消费能力。

  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国家的消费能力才是经济增长的瓶颈。过去中国长期实行“出口导向战略”,其实是“借用了”发达国家的消费能力。表面上看,过去拉动中国经济的是出口和投资,其实最终动力是发达国家的消费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