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建议中国继续控制信贷增长

2018-05-31 10:54| 来源:未知

IMF建议中国继续控制信贷增长

  5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工作人员结束了对中国的2018年第四条款磋商访问,并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
 
  IMF表示,中国经济增长在2017年有所加速,预计2018年仅会略有减速,经济增速将降至6.6%,到2023年将逐渐放缓至5.5%左右。“IMF欢迎中国当局更果断地将政策重点从高速度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的战略。改善经济增长质量,难以避免地会导致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这些都是很正常且可控的。”IMF亚太部门助理主任詹姆斯·丹尼尔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
 
  此外,IMF建议中国应该继续控制信贷增长,即维持去杠杆进程。同时,IMF认为中国央行应该维持流动性的稳定,并建议继续以降准并结合公开市场操作(OMO)的方式进行。“当前中国16%的存款准备金率仍然是国际最高水平,而且中国货币增长模式已然发生改变,2013年以前央行外汇占款是储备货币(或基础货币)增长的主要来源,但目前已经逆转,因此存准率应该进一步下降。当然中国也已经从数量型调控向美联储那样的价格调控过渡,在降准的同时完全可以伴随公开市场利率提升,因此降准并不一定是宽松。”
 
  应弱化增速目标
 
  IMF认为中国将政策重点从高速度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的战略,将使经济增长更可持续。同时,IMF建议中国在众多领域加快改革步伐,以极大地促进实现这一目标。
 
  这些领域包括,淡化经济增长目标、进一步控制信贷增长、促进消费、让市场力量发挥更有决定性的作用、深化开放进程,以及推进政策框架的现代化改革。
 
  “中国房地产周期接近尾声、信用收缩,因此经济放缓是自然而然的结果,但其实IMF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增速的强劲程度仍然超出预期,我们认为未来的放缓仍然是可控的。”丹尼尔告诉记者。
 
  针对近期出现的债务违约事件,丹尼尔对记者称:“一定程度的债券违约是市场健康的体现,当前中国债市违约率很低,对于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而言,违约率很低或为零是不正常的。”
 
  丹尼尔也表示,“当然,违约事件也存在风险,尤其是从鲜有违约到违约率急剧上升,但我们认为整体风险可控,监管层也意识到这些风险。”
 
  数据显示,与2016年和2017年相比,中国债券违约并没有在2018年显著增加,不论是在数量还是金额上。富达国际债券基金经历黄嘉诚近期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市场的违约率目前只有0.1%~0.2%,仍然低于许多地区和市场。比如,以美元计价的亚洲高收益债券违约率大概能达到3%~4%;而违约总额目前达到910亿元人民币,这一金额也只占中国债务总量的约0.12%。
 
  继续控制信贷增长
 
  当前各界关注的是,随着去杠杆进程持续,经济会否失速?会否造成系统性风险?因而去杠杆或抑制信贷增速的行动是否应该放松?
 
  “我们给予中国政府和监管层的建议就是——一切继续。”丹尼尔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IMF早前就表示,中国已经拥有全球最大的金融体系之一,金融资产接近GDP的470%,中国的银行资产总额已经是GDP规模的三倍,信贷扩张速度仍然较快,其中扩张最快的要数城商行、股份制银行以及其他地方性小银行。
 
  同时,包括银行存款、债券、非标信贷资产等,这些未受到充分监管的投资工具对过去几年推动中国信贷繁荣起到了关键作用,也在金融机构间形成了错综复杂的投资网络。IMF认为中小银行风险敞口较大,因为这些投资工具占到了它们总资产的1/5~1/3。不过,IMF也肯定了中国过去两年去杠杆取得的进展,并认为2018年即将推出的资管新规将重塑中国资管行业。
 
  IMF去年12月发布了对中国的金融体系稳定评估(FSSA)报告,就建议逐步且有针对性地增加银行资本。
 
  对此,丹尼尔对记者解释称:“早前IMF建议中国银行(3.760, 0.00, 0.00%)需要提升资本金,这并不是说中国银行业现在的资本金就不足了,其仍满足国际标准,我们这么建议的原因是,首先中国此前信贷增长很快,国际经验告诉我们,这会引发风险,因此银行需要更多资本金以防患于未然;第二,中国金融系统非常复杂,而在去杠杆过程中,多预留一些资本金是更安全的举措。”
 
  降准结合OMO
 
  尽管IMF建议中国继续“紧信用”,但丹尼尔也对记者称,“紧信用的同时应该维持适当的流动性,央行应该继续以降准和公开市场操作进行调控,7天逆回购利率是一个关键指标。”
 
  之所以IMF建议中国应该继续降准,并非是建议中国转向宽松的货币政策。其原因在于,“中国货币增长模式已然发生改变,货币政策当然要应势而变。”丹尼尔称。
 
  所谓应势而变,是指2013年以前央行外汇占款是储备货币增长的主要来源,当时央行甚至需要发行央票、提高存准率来吸纳过多的流动性,而自2014年起,由于资本账户流出超过经常账户顺差,央行的国外资产开始下降。作为应对,央行增加了对商业银行的借贷(例如MLF,即中期借贷便利)以扩充资产负债表。“可见当前形势已变,而且16%的存准率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因此应该要下降。”他称。
 
广告
  今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下调国内各大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至16%,IMF和众多金融机构纷纷预计,这一趋势将会延续。而且,4月降准并不意味着央行中性货币政策立场的改变,而是为了置换MLF而进行的,整体资金宽松程度有限,释放流动性较为温和。
 
  渣打预计,继今年4月降准后,预计未来降准将成为拉动M2(广义货币)增长的关键力量,并预计到2019年底之前,央行还将降低存款准备金率3个百分点,以维持M2高个位数增长。“我们估计央行拟将MLF未偿余额规模减半,据我们的测算,每降准一个百分点,货币乘数将增加约0.3。下一次降准最早可能发生在7月,以补充税款缴纳造成的流动性减少。”渣打大中华及北亚首席经济师丁爽告诉记者。
 
  不过,在降准的同时,IMF建议中国继续向价格型调控转型。“货币政策要确保为市场提供足够的流动性,同时也要关注通胀目标,现在中国通胀不存在压力,”丹尼尔告诉记者,“未来中国央行应该像美联储那样通过短期的公开市场操作来调节市场流动性,市场应更关注7天逆回购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