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巨头引领原研药降价潮

2018-07-06 10:43| 来源:未知

药企巨头引领原研药降价潮

“我吃了三年的药,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这是最近引发热议的影片《我不是药神》中让人心酸的一句台词,影片围绕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下称慢粒白血病)患者寻求低价救命药展开。癌症患者在高药价面前为了求生,不得不选择低价走私药,徘徊在法理与人情之间。

事实上,中国的抗癌等原研药价格一直居高不下,而且一般高于周边国家。为了解决用药贵用药难的问题,国家出台了多个政策均指向降药价。在进口药全面零关税后,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总理李克强继续喊话药企,“(进口抗癌药)不能只降税,不降价”。

在国家医保谈判、药品集中采购谈判中,跨国药企在华逐渐开始主动降低其原研药价格。近日,各省药品采购平台传来跨国药企陆续降价的消息。6月29日,湖北省药采平台公告辉瑞申请将其15个品种采购价下调;7月2日,甘肃省药采平台发布公告,辉瑞6款产品降价,西安杨森产品(达珂)降幅51.6%。

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指出,辉瑞、西安杨森此举是以价换量,随着中国一致性评价的陆续完成,大量高质量仿制药出现后会与之形成竞争,未来或有大批进口(抗癌)药将加入到自主降价的行列中。

降价潮起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慢粒白血病患者在病情的慢性期需要长期服用“格列宁”维持生命,在中国每盒定价3万多元,只能服用一个月,一位患者每年的用药就超过40万元。

剧中主人公“程勇”是根据“中国印度代购药第一人陆勇”的真实事件改编。现实中,2002年8月,34岁的陆勇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在家人骨髓配型不成功、暂时无法进行骨髓移植的情况下,为控制病情不恶化,吃了两年的瑞士抗癌药格列卫,花费56.4万元。

资料显示,格列卫是治疗慢性髓性白血病(CML)的一线用药,能使CML患者的10年生存率达85%-90%,大大延长了患者的生命周期,被誉为“慢粒白血病救命药”。

陆勇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不堪重负之下,他只能无奈改用价格便宜的印度仿制药。当时中国售价23500元/盒,印度仅是中国价格的1/8,到2014年,每盒印度仿制药的价格最便宜的已降至200元人民币。

为解决老百姓用药贵用药难的问题,国家出台了多个政策促进(进口)药降价,包括实现抗癌药品零税率等。另据国家卫健委的消息,从5月起,实行三措并举降低抗癌药价——进口药品实行零关税;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施政府集中谈价、采购;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医保准入谈判。

近日来,各省药采平台陆续传来跨国药企降价的消息。率先降价的全球制药巨头辉瑞或引领这一波的降价潮。

6月29日,根据湖北省药采平台公告,辉瑞申请将其15个品种采购价下调,降幅3.4%-10.2%;仅两天后,甘肃省药采平台也发布公告,辉瑞6款产品降价,西安杨森一款产品(达珂)降价,降幅51.6%。

7月4日,陕西省药采平台发布消息,根据企业申请,将西安杨森原研药达珂(注射用地西他滨,50mg)的采购价由10339元/瓶调整为4996元/瓶,降幅51.7%。

而医保目录外的独家抗癌药,也正抓紧推进医保准入谈判。CFDA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陶剑虹推测,2017年以来上市的进口抗癌药——勃林格殷格翰的吉泰瑞、拜耳的拜万戈,以及本土“新贵”正大天晴的福可维等,特别是每盒约5万元的肺癌新药泰瑞沙,或将进入下一步国家医保谈判。